uoief

我爱着一只瞎子一本教科书还有一只老师。

cp杂食。鼬卡初心。西湖组。周叶。

存文处。

早上妈妈站在床前问我,想吃点什么她去买。我根本醒不过来,挣扎着仅有的神智颠来倒去的说:不用了不用了,你的腿不好,我随便吃点。

而当我再次被厨房的声响弄醒,果不其然的妈妈已经去完一圈回来了。“快点起来了。要来不及了。”我应诺。跳起来拉开窗帘,外头阴雨蒙蒙的。

刷着牙跑到厨房,桌上有虾有菠菜有馒头有牛奶有面包还有切好的水果。“老妈你这是在做午餐啊。”妈妈依然手脚不停。我想起来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。有个妈妈晒她每天做给她三年级儿子的早餐。被转到我主页的姑娘吐槽:小学三年级吃那么多难怪照片上的儿子超重。而我已经那么大了,我娘依然在做这件事。强制性将妈妈从灶台前拖开,好歹陪我吃顿饭嘛,我撒娇。不然又是...

写给拾年

在拾年完结前夕,我觉得我可以把这篇文章发出来了。

等你真的写完了。我怕,我的确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
给你我的爱和我的刀片——> @水菱月纱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写于2014年11月。


其实不知道要如何提笔写这篇长评。

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视角,找不到一个精巧的切口——或许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站在上帝视角来看这个故事。所以才会深陷其中,看不清四周却感同身受。

我真的从未看过这样一篇同人。我实在不想以同人去称呼它,虽然它却是再标准不过的同人。

的确,写的是平行世界,却如此符合这两人的个性。看着他们在那些充满烟火气的日日夜夜,在这样或那样鸡毛蒜皮的...

杭州的夏天是接天莲叶无穷碧。
燥热的。粘稠的。游人如织的。
也是生机勃勃的。充满了回忆的。

有的时候下了班不想回家,就一个人默默走在西湖边想着你。
想着,人的恶意到底该如何去揣测。想着从前那些仅有的珍贵时光。想着,那个时候的我是否还可以做的更好些,去见到与现在不同的可能。
但渐渐地我也会想,如果我们坚持到了今天,又会是怎样子的光景。我当然是相信日子会越来越好,人们会越来越开放,在未来的某一天,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都可以合法的公开的在一起,得到阳光下的祝福——

而我们,终究是没有这样一天了。
那天以后,我一直一直往前走。我的确走了很远,也或许一步都没有离开。






to天光暮雪

【鼬卡】--写手五题(之丧病第五题)

5,色气的样子

(是的我写了——我竟然写了——我竟然真的写了——)

(不负责任的丢图。反正……这一定是我的影分身写的——绝对不是我)

(R18预警。肉不好吃。真的。看我真诚的眼睛)

(以上。)


【鼬卡】一百问之后五十问w

好啦好啦,烂梗的一百问,而且还任性的只有后五十问w

和大手阿凉凉一起写着玩,我这里不好吃,她的很好吃w ,所以链接点这里

以上。

走和平世界私设。


51 请问您是攻方,还是受方?

鼬:你说呢?(挑眉)

卡:(装傻笑)

52 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?

卡:……

鼬:你觉得还有别的可能吗?(对视一眼)卡卡西桑的话,感觉很需要被人照顾。

53 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?

鼬:满意。

卡:满意。

54 初次H的地点?

鼬:他宿舍。

卡:我的宿舍。

55 当时的感觉?

鼬:终于踏实地确认彼此的关系……很美味。

卡:他竟然有预谋……(...

© uoief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