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oief

我爱着一只瞎子一本教科书还有一只老师。

cp杂食。鼬卡初心。西湖组。周叶。

存文处。

【鼬卡】他们的情人节

时间线混乱。不考证了。

均为私设。

理论上来说,分别是:四代目事件前夕。鼬加入暗部。灭族前夕。月读事件之后。鼬死后。卡卡西退位之后。


又名:从来没有好好过过情人节的鼬卡的一生。

(不过还是舍不得,于是就有了那一个吻)


 

1)

鼬5岁。卡卡西14岁。

 

“四代目好。”

美琴一手牵着鼬,一手抱着一大束向日葵,笑盈盈冲着迎面走来的水门打了声招呼。

年轻的火影正带着三班做任务,一大三小提着一溜的水桶,此时勉强止住身子:“很棒的情人节礼物哦。”

“去,拿给四代目。”美琴抽出一朵交给鼬。

鼬拿着向日葵,却犹豫地站在水门面前。见他两手抱着叠高的水桶弯不了腰完全够不着的样子。水门朝着身后带着面罩的小鬼点点头。“卡卡西。”水门补充。

鼬将向日葵插在了卡卡西双环抱着的水桶里,又乖乖回到妈妈身边。

“情人节快乐。”水门冲鼬笑的温柔。

他身后,面无表情的面罩小鬼看着更小的团扇家小鬼,光明正大撇了撇嘴。

 

2)

鼬11岁。卡卡西20岁。

 

五人小分队在黑夜里高速急行,绕过一小片树林,领头人突然做了停下的手势。

彼时才刚结束一场战斗,虽然暂时击退了对手,却多少都有负伤。距离战斗地又撤离了半个钟的路程,队长才下令休整。

一时间静默无言,各自处理伤口,或者最大程度调息。

鼬的右肩被苦无伤的很深,正别扭着手往肩上撒上止血粉,手上的罐子却突然被人接了过去。

面具藏去了一切言语。鼬闭上眼感受着肌肤传递的语言,快速,轻柔,有条不紊。来者包扎好了伤口,又一一检视每个人的状态,“出发。”

而重新跟在身后的鼬,看着最前方不断跃动的银色头发,突然记起今天是情人节。

 

3)

鼬13岁。卡卡西22岁。

 

确立关系后的第一次的情人节约会,两个人一前一后荡遍了整个村子,最后不知不觉走到火影山上。

卡卡西大咧咧在水门的头顶上坐了下来,鼬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。从这个角度望过去,整个村子祥和的沐浴在夕阳的柔光中,天色是少女般纯真的粉蓝,带着些许紫色晕染,美的宛如梦境。

 

卡卡西仰起头,看着头顶分明还是稚气少年的鼬,两人目光交汇,卡卡西突然笑了,“小鬼。”面罩诚实的勾勒出他的唇线上扬。鼬静默了几秒,接着伸出手按着卡卡西的肩压到了地上,顺势单膝下跪,印上了一个隔着面罩的吻。

 

 

4)

鼬17岁。卡卡西26岁。

 

月读的世界一切是反的。暗红色的天。暗红色的地。衬的黑底红云的长袍格外醒目。

所以如果说,幻术的世界一切都是假的。那月读的世界,一切就都是真的。

痛是真的。鼬是真的。

敌对是真的。喜欢是真的。

时间的流逝是真的。共处的每一秒也是真的。

 

情人节的这天早晨,卡卡西如愿以偿梦到了鼬。

而当他挣扎着从梦中醒来,才想到,那是这几年看他最久的一次。

 

 

5)

鼬21岁。卡卡西30岁。

 

他想起来,在灭族事件还未发生之前,他们曾经讨论过年纪这个问题。

也是某一次刚结束任务,鼬去了卡卡西的宿舍,项目依然是包扎伤口,接着不知怎么就说到了年龄上。卡卡西向来是最坦诚的那一类人,哪怕他们确立关系时,12岁的鼬看起来完全还是小鬼的样子。但他们确实能相互理解。

 

“想想真可怕,如果带土知道我12岁就把你拐走了的话——他一定会气的从土里跳出来揍我一顿。”

“年纪越大差别就越小。1岁与10岁。听起来吓人,但81岁与90岁听起来就几乎没什么差别。”

“……听起来我该努力活久一点,免得总觉得是在拐骗幼儿。”

“90岁的卡卡西先生,80岁的我应该会比你腿脚健壮,所以要不要乘现在对我好一点……”

“啧,80岁的宇智波老爷爷,能赏脸转个身嘛,该包扎右边了———”

 

“呐, 21与30听起来还不错,但你怎么都不让我把它变得的更小一点?”

卡卡西背对着木叶村在山崖上躺了下来,又伸手将护额拉下遮住了眼睛。

“Itachi,你这样会欠我很多很多个情人节礼物呐。”

 

 

6)

鼬21岁。卡卡西59岁。

 

“凯,今天可是情人节。”

“算了吧,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还不如比试一场?来战!”

“切,那么没情调,难怪你一辈子打光棍。”

“切,难道你有过?!”

“没、有。”

“那还说我,哎哎哎,你抓着我干嘛?”

“走,情人节要吃三色丸子。”

“……我不去。”

“接着要买向日葵。”

“………啊诶你等等我啊——”

“想吃一个昆布饭团。”

“最讨厌的纳豆也可以尝一下。”

 

——还想有你在身旁。

 

 

Itachi。想想真奇怪啊。

我们之间,满打满算也只有一年的时光,明明站在不同的敌对阵营,做着不辜负彼此位置的正确举措,可是很奇怪,感情却总是好好的在那里。

其实我也不曾想过,我也会这样,爱着一个人到老。对忍者来说感情从来都是次要的。比起个人,更之前的是国家,是同伴,是忍道——而我也的确这样做了。但真的很奇怪,明明被放置却从未失去。而这段感情因为你的离去,也许就此定格在一个再也无法磨灭的记忆里。

我们之间,有太多的无可奈何,就算重来亦是无用。可最好的事情是,我们相爱。

而今后也会一直存在。

 

Itachi,而今我终于可以放掉曾经束缚我们的一切。去走你曾经走过的路,看一眼你曾经看过的风景。替你吃的每一颗三色丸子,都请兑换成情人节礼物攒着哦。


我很想念你。


Itachi,情人节快乐。



评论(5)
热度(17)

© uoief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