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oief

我爱着一只瞎子一本教科书还有一只老师。

cp杂食。鼬卡初心。西湖组。周叶。

存文处。

[伞修橙]-无CP往事-Rainy Day

存文。

虽然写的不好,但是某种意义上,这篇文章的确是我想写的。

私设有。OOC有。


设定是:

18岁的叶修,18岁的苏沐秋,14岁的苏沐橙

死亡时间是18岁那年的4-8月之间。取个中间值算初夏。

 

 

【Rainy Day】

正文 


雨下了一整天。

叶修看了看屋外的雨,弯腰拿起靠在墙角的伞。苏沐橙很乖的跟在他身后,等叶修锁好门,在他身旁站定,一同撑伞走入雨中。

天色将暗,橘色的灯光映出各家炒菜的身影,交杂着几声孩童的哭闹。沐橙顺着香味抬头看了一眼,又很快收回了目光,垂下眼跟紧了叶修的步伐。

穿过长长的小巷,再转入同样行人寥寥的马路,等在车站站定,鞋头已经隐隐渗进了水,湿了的衣服死死黏着肉,晕出一大片不舒适的凉意。

车来了。

沐橙找了个座位坐下,叶修抓着吊环走到后车厢去看行车路线图,转身的时候正对上沐橙的视线,两人相望,叶修却扭头错开了她的目光。机械式报站女声遵循着规律一次次响起,叶修望着瓢泼大雨中华灯初上的H城,暖色的路灯与斑斓的霓虹交错着从他脸上划过,教人看不清表情。

“到了。”叶修拍拍苏沐橙的肩膀,两个人在陌生的小站仓促的下了车。

背后车门迅速合拢离去。周围蓦地安静下来,只听见铺天盖地的雨声,比起方才又更大了些。此地已是H城城郊。叶修撑开伞,判断了一下方向重新走入雨中。

天已经暗透了。

两人在一处没有照明的老式居民楼前站定,跺了跺脚,倒是隔壁楼的感应灯亮了。叶修犹豫了一下牵起了苏沐橙的手,走进了小楼。

楼道很暗,混合着一股霉味儿与灰尘气。叶修找到了他想要的门牌,刚要敲门,门却开了。

“请进。”竟然是个姑娘。

叶修与苏沐橙在房间里站定。眼睛适应了室内的光线,开始打量起四周。厅很大,应该是由几个房间拆成的,空落落的只放着几张椅子。陈旧的看不出颜色的窗帘严严实实的拉着,尽头处有两扇关着的门,不知道里面是什么。

开门的女生也没搭理这两人,自顾自的在地上继续画着一个奇怪的阵法。一时间场景有些诡异。

年轻的姑娘笔下不停,“一千一次,不保证成功。”

叶修嗯了一下,从口袋里掏出钱,数出一大半,剩下的重新塞回了口袋。

“压在桌子上就好。你们谁是亲人?”

沐橙默默地举起手,按着年轻姑娘的示意在阵法的一角站好。她望了叶修一眼,叶修点点头,安抚性的看了沐橙一眼,却看出他也有些紧张。

年轻的姑娘,或者准确一点说,年轻的神婆终于完成了她的阵法。直起腰,这才第一次看清她的相貌。

怎么看都是一副高中生的样子。H城盛产美女,眼前这位只能算是中人之姿。硬要说点特别的话,就是眼神如玉石一般直直的看到人心里。叶修想起在西湖畔偶遇的那位写给自己地址的穿着唐装的中年男人,也是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“去找这个人,带够钱,也许会如愿。”在两个人共享了一张长椅一下午之后,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开了口。见他没什么反应,放下纸条就准备走。

“多少算够?”叶修犹豫的追问。

男人却笑了,“他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男人挥了挥手,踱着步走远了。而与那个下午一样一袭黑衣的叶修此时正站在这里,看着眼前的年轻神婆闭上眼,肃穆了表情。

叶修沉默的退到了一旁,看着眼前这副在二十一世纪有些违和的画面,插在口袋里的手食指与中指交叠,微微蹙起眉头。

年轻的神婆闭着眼,嘴唇微动,却听不出到底说了些什么。而沐橙依然站在原地,只觉得后背的凉意更甚,小腿忍不住微微颤抖,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站得久了。

却见神婆蓦地转向了自己,闭着的眼皮猛烈跳动了一下,再下一秒却似浑身被抽了骨头般朝着自己的方向瘫软下来,无声无息的黑发匍了一地,却是一动也不动了。

苏沐橙不敢动,叶修也不敢。从进门后与她的对话不超过三句,他们就这样莫名的就来了,带着被那陌生男人气势压住的信任与顺从。除却之前电话里沟通的基本信息,全然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。

两人神色复杂的对望,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所幸,地上的人没让他们等太久。不知道塞在房间何处的闹钟突然响了,神婆动了动,动作灵巧的翻了个身盘腿坐了起来,打量了一下四周。顺手将地上原本搁在阵法上的石头砸向了客厅某角,闹钟嘎然而止,接着招招手让两人过来,在边上坐下。

年轻的神婆还未开口,却是叶修先说话了,“失败了哦。”语气微微上扬,带着一种微妙的分辨不出含义的理所当然。好像这样的结果才在他的意料之内。

沐橙却绷紧了嘴唇,眼睛红红的,硬生生的将眼泪卡在眼眶里。

年轻的神婆扫视完两人,终于开了口,却是对着沐橙的,“你哥哥,我没有办法找到他。”

苏沐橙默默的点点头。

“一般来说,这样的情况,是说明他已经彻底向前走了。这其实是好事。”

神婆顿了顿,看着无声流泪的苏沐橙,确认后者还在听,便继续讲了下去,“你哥哥阳寿未尽,但并非阳寿未尽的人都会成为鬼,他可以选择回来,在阴阳之间继续飘摇,因为怨,或因为爱。也可以选择继续向前走。”

“投胎转世吗?”叶修问。

“等该等的时间结束之后,会的。但是现在的我继续往前走,却是我们谁都没办法知道的。”

似是看到叶修不满的表情,神婆又继续解释,“我们只知道会有那个地方,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。足够有勇气的人才会继续前行,这说明他已经放下了。”

“没有,办法,再见他,一眼,吗?”沐橙艰难的从无声的抽泣中拼出完整的句子。却只收到了肯定的摇头。

 “这样就结束了?”叶修突然又追问。

“结束了。”肯定句。

“结束了。”一式一样的复述,却听不出语气。

“对他来说,这已经等于重头开始。”

神婆默默说完这句话,站起身子,做出了送客的动作。

 

又回到了雨夜的小巷。

叶修默默将伞朝着沐橙那边倾着,依着苏沐橙的步伐。依然是和来时一样沉默的走着,却在快看到家门的时候,被叶修拉着拐了个弯,来到巷子里卖牛肉汤的铺子。

 

雨声被玻璃门隔在了外头,老板认得两人,硬塞了毛巾过来招呼着两个孩子擦干,末了又端上了两大碗牛肉汤,热腾腾的飘着香气。

 “我多放了姜,驱驱寒,别怪味道不好啊。”老板就着围裙擦了擦手,憨厚的笑了。叶修道了声谢。老板就又钻进后厨继续忙碌,空荡荡的店面只剩下两人。

 

“吃吧。”叶修说。

苏沐橙点点头,却没有动。

“沐沐,吃吧。”掰开了筷子,仔细摩去了倒刺,递给了苏沐橙。

苏沐橙看了叶修一眼,却是伸手接过了筷子,夹起一片肉放进嘴里。

叶修也拆开筷子,将为数不多的几片肉夹给了苏沐橙。

“抱歉啊……那么大的雨,还让你跟着我乱跑。”

叶修咧了咧嘴角,却没有笑。

“以后,我会照顾好你的。”

苏沐橙抬起了头,却是将肉夹回叶修的碗里。“你也吃。”

“好。”

 

温度顺着胃渐渐晕开,雨依然很大,但只要再走几步路,就可以到家了。

 

 

THE END

 







“那你为什么不往前走呢?”

年轻的神婆送了客,看着此时正盯着窗户的年轻男孩身影。

后者目送着雨伞渐渐飘远,方才转过头,笑着说,

“那也要确认他们好,才愿意继续向前啊。”

神婆没说什么,只是叹了口气,想到了几日前被他死缠烂打的情景。

“错过七期就要飘三年才能投胎哦。我早警告过你了。等到时候,有你好受了。”神婆吐了吐舌头,模仿着被自己忽悠走的鬼差的模样。

少年却依然带着笑,“也好啊,那这三年,就好好保佑他们好了。”

神婆神色一凛,却来不及阻止。只见温暖的光从窗口飘出,融入夜色,再顺着伞微微环绕在叶修与苏沐橙的身上。

 

“呐,有我的保佑,祝你往后都是冠军。”

少年的呢喃被雨声掩过,不知是否飘进了撑伞少年的耳中。

 

 

--THE END-- 

 

 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uoief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