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oief

我爱着一只瞎子一本教科书还有一只老师。

cp杂食。鼬卡初心。西湖组。周叶。

存文处。

【鼬卡】--写手五题

拿了写手五题来写亲爱的鼬卡。嘻嘻,鼬卡之心永不灭。


1,最普通的日常

 

鼬从来都是自律整洁的。而卡卡西却能在保持自己最低限度基本需求外将一切弄的一团糟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确是个合格的上忍,快速,效率——以及需要一个时刻提醒他为他打理好一切的另一半。而鼬也的确这样做了。

鼬皱着眉头,站在衣橱门前,接着默默的抽出了一条充满皱褶美的宇智波家长袍。长袍的下摆被另一条裤腿纠缠着,裤腿又牵着袖子,鼬举着手里的衣服串儿扭头看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白发上忍,静静的开了口:卡卡西。

……我说鼬啊,我们晚上吃三色团子好不好?

危险的红色从眼底泛起。倒不是来不及躲,但做了错事还是乖乖接受惩罚比较好。

于是始作俑者就这样大喇喇的坐在了地上,真诚的慰问着:鼬你这样不累吗?哎哎虽然是和平时期,但也不用常常温习我知道这是你的绝技——

鼬没有说话,慢条斯理的将长到腰际的头发扎好,也不曾动手,几根粗大的藤蔓从暗红色的泥地里破土而出,缠绵的绕上了白发忍者。

卡卡西顺从的看着眼前的人儿,主动凑了上去。

鼬。低低的耳语。你这样,怕我以后更会故意忘记。

 

 

2,无责任撒糖

 

等鼬洗好澡出来,卡卡西已经拿着毛巾在等了。

鼬背对着卡卡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飘来一股柑橘味的沐浴露与草木香的洗发水混合而成的奇妙味道。鼬的发质很好,垂下来几乎是笔直的,湿漉漉披了整个后背。卡卡西用毛巾先将发梢擦到半干,接着松松的将头发抖开,开始为鼬吹头发。

“头发长了呢。”

手指温柔拂过头皮,再顺着发丝一滑到底。两人都没有再说话。再吹风机单调的轰鸣里,暖意渐渐晕了整个后背。

 

头发吹好了。

关了电源,方才听到淅沥的雨声。卡卡西整理着电线,却被鼬拉着跌坐下来,被香味抱了满怀——是鼬的味道。

 

鼬摸索着一个一个扣紧十指,将卡卡西固定在胸前,蹭上了白发上忍的肩窝。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抱着,听窗外雨丝落满地。

 

 

3,悲伤又绝望

 

卡卡西原地坐了下来。甚至没有跳起来坐在树叉上。那样就可以注视着鼬离去的方向,尽责的演好分道扬镳的恋人目送最后一程的戏份。他顺从着地心引力坐了下来,愣了一会儿,干脆躺了下来。午夜的露水蹭着脑袋一路凉到了心底。卡卡西没有阖眼,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天——头顶没有月亮。

 

就好像顺着唯一的一条巷子往前走着。原本一路畅通,岂料路却越来越窄,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卡在原地动惮不得。却只能继续向前,被剐去了大片的血肉,将大半个自己留在了巷子里,而当自己终于挤出去的时候,方才发觉凉风吹骨冷飕飕。

又想起来是那谁说过的,那人冷笑着说:反正,宇智波家的人,你从来都留不住。

卡卡西扭头看着留在巷子里的血肉,那一部分的自己,终究还是随着舍弃了。

 

 

4,深井病的时候

 

卡卡西在情事上向来有着无师自通的诱人,尤其是被脱得一丝不挂只剩下面罩的样子。

鼬倚身而上,却被卡卡西按住了肩,哑着嗓子,“嘘,给你一个惊喜——”

 

修长的手指划过脸颊,面罩落了下来。

理所当然是第二层面罩。

 

再一层:三色丸子面罩。

 

再一层:N18面罩。

 

再一层:猪鼻子面罩。

 

再一层:小黄鸭面罩。

 

再一层、再一层……

 

“……”

 

鼬终于忍无可忍掀掉了余下的全部面罩。

 

 

5,色气的样子

 

???

(挥手)我我我卡肉了……

= =+ 等我回来腿完——————


不负责任的tbc

评论(9)
热度(15)

© uoief / Powered by LOFTER